白生

我仿佛在卑微的渴求着爱,而明明不该。
因为我清楚自己的贪欲,却永无法抗拒。

梦和旧爱

前几天晚上突然梦到你,在奶奶家的炕上,睡得迷迷糊糊,后腰难忍的疼,可能是这种疼让我想起了你了吧,所以做了关于你的梦。
我依稀记得梦里我们交谈的内容,无非是我们的曾经,为什么要分开,以及一点点期待。
你说你爱我。
当然,这话太多人说了,我想的话,所有人都会对我说,毫无保留。
可是我就认为你是最特殊的一个,最、最特殊的一个,而我寄托了如此多的感情的后果,也无非是真相出现时悲伤的更久一点。
我记得梦里我们都很温柔,你一直是很温柔的,直到你下了决定开始,你可以对我一个人不温柔。
在那张炕上,左边是我妈妈,右边是爸爸,我盖着沉重的被子,膝盖骨和膝盖窝磨蹭着,我清楚这是在梦里,我清楚你的面貌是个幻象,可我还是问了。
为...

【newtmas】newt’s tragic high school love 授翻

授权
http://infavorofbatman.lofter.com/post/1cca9e30_12342aa9

小横杠“-”后的内容是短信。

Chapter 2.
“嘿,newt,醒醒。”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呼唤。
newt转转头,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发现他的脸和thomas的脸只有十厘米距离。他猛地把头撤后,有些恼怒的瞪着thomas。
“来个提示好嘛哥们。”newt说道,揉着自己酸痛的脖子。显然,他枕着桌子睡着了,而且minho笑得发颤。“笑什么呢你。”
“笑你脸上有墨水这个事。”minho说道,thomas跟着笑起来。蹭蹭他的脸,他发现了那该死的笔,一直到他抬头都一直开着口抵着他的脸。
“在...

【newtmas】newt’s tragic high school love 授翻


授权
http://infavorofbatman.lofter.com/post/1cca9e30_12342aa9

Chapter 1.

newt正坐在教室里,在椅子上昏昏欲睡,这时,他们的老师突然说道,他们近期会有一位交换生加入。他一下子精神了,交换生?这可是个大新闻。环顾了教室,他发现大家也差不多兴奋。他给minho递了个眼神,亚洲男孩耸耸肩,他也不清楚会是谁。
老师打开门走进,领着一个男孩。“所有人,请热烈欢迎thomas,他是从比你们低一年级转来的。我希望你能很快融入我们,thomas。”老师让他随便找一个空座,恰好,他坐在newt旁边了。
newt在心底叹了口气,坐在新生旁边意味着他得过分...

在ao3上看到的一位太太的newtmas文,十分之可爱,要到了授权,如图。
原作地址,高中水平足以读懂。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454536?view_full_work=true


链接在评论里又放了一个。

【原创】角色塑造的十个小技巧

林朵:

1、想要让某个角色形象更复杂更丰满,可以设置另外两个角色,在与这个角色各自打过交道后,得出对他\她完全不同的评价,由此证明,这个角色内涵丰富,不同的人只能体会其中的一部分。



2、想要给反派角色洗白,可以给他/她增加一段悲惨的童年经历,或者将其做事动机设定为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帮助另一群无辜的人,反正得加入善的成分。另外切记,如果写作初始即有为反派角色洗白的打算,就尽量别让他/她去碰那些怎么都洗不白的红线。



3、想要让立场敌对的角色互生好感,可以创造一个必须由两人联手克服的困境,或者增加同时与二人为敌的第三方,...

【德哈】让我堕落

-时间线从三人组被抓到马尔福庄园开始,丧失希望的过程,也许他们会互相救赎,也许他们只是会走上各自的路。

-负面情绪严重


-哈利的右手被铐在我家地牢石砖上,那阴暗的环境滋生了大片的苔藓,绿油油的,不像他的眼睛,像斯莱特林的绿,像黑魔王的魔咒。


Part One


哈利做了一个梦,他的梦在血的浸润下粘稠的不像样子。他感到有人拉起了他的手,像是把火焰塞进他空洞的胸膛,铁链子哗啦啦的响声也因为这一点温暖而消弥,是德拉科,他知道,从手心里的伤疤-无数次魔药课的练习后留下的-到无名指上硌人的戒指,他都不用睁眼辨认。


“嘘...波特,跟我走...

脑洞

其实心目中小虫和贱贱的rps只有加菲和瑞安【没得选

荷兰第也可棒但他看起来好小好小qwq

相处的关系应该是拌嘴争吵嘴炮ww

搞师生关系的话贱贱也应该是语文老师之类挽个袖口痞痞的一手拿书拄着小虫的桌子念情诗..啊

眨着闪亮亮的眼皮脸上腾地红起来,

刚放学就被笑嘻嘻的老师一把环住,成熟男人的气息【啊伯爵】侵入鼻腔,手指头自觉地搭在腰间索取一个吻。

念情诗。

啊。

想要一个念情诗的瑞安【哭唧唧

脑洞

“如果你能保证不说出去,我就跟你说实话;而如果你说出去了,我会用尽全力确保那将会是你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
“好。”

他闪避过对方凌厉的直拳,反手将短刀插进男人的锁骨和脖子之间的凹陷。

“如果你能不再把现场搞的那么混乱就好了。我清理得很是费劲。”
“as you wish.”

当对方从兜里掏出枪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答应wardo的事恐怕要失信了。
华丽的爆头,他还是更喜欢用冷兵器。

“真的你再这么搞下去我就不给你收拾了,嗯?”
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用力蹭着地上的血渍。
“是是是,wardo老妈子。”

“这是dustin。”

他不会比我好。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他是个卧底!天呐这是有多明显!”
“我相信mark。”男...

啧啧w

Marcoüller:

被这幅图笑到哭!
   
好多亮点数不过来哈哈哈!
   
照例心疼小蜘蛛!

© 白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