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生

【德哈】让我堕落

-时间线从三人组被抓到马尔福庄园开始,丧失希望的过程,也许他们会互相救赎,也许他们只是会走上各自的路。

-负面情绪严重


-哈利的右手被铐在我家地牢石砖上,那阴暗的环境滋生了大片的苔藓,绿油油的,不像他的眼睛,像斯莱特林的绿,像黑魔王的魔咒。


Part One


哈利做了一个梦,他的梦在血的浸润下粘稠的不像样子。他感到有人拉起了他的手,像是把火焰塞进他空洞的胸膛,铁链子哗啦啦的响声也因为这一点温暖而消弥,是德拉科,他知道,从手心里的伤疤-无数次魔药课的练习后留下的-到无名指上硌人的戒指,他都不用睁眼辨认。


“嘘...波特,跟我走...

脑洞

其实心目中小虫和贱贱的rps只有加菲和瑞安【没得选

荷兰第也可棒但他看起来好小好小qwq

相处的关系应该是拌嘴争吵嘴炮ww

搞师生关系的话贱贱也应该是语文老师之类挽个袖口痞痞的一手拿书拄着小虫的桌子念情诗..啊

眨着闪亮亮的眼皮脸上腾地红起来,

刚放学就被笑嘻嘻的老师一把环住,成熟男人的气息【啊伯爵】侵入鼻腔,手指头自觉地搭在腰间索取一个吻。

念情诗。

啊。

想要一个念情诗的瑞安【哭唧唧

脑洞

“如果你能保证不说出去,我就跟你说实话;而如果你说出去了,我会用尽全力确保那将会是你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
“好。”

他闪避过对方凌厉的直拳,反手将短刀插进男人的锁骨和脖子之间的凹陷。

“如果你能不再把现场搞的那么混乱就好了。我清理得很是费劲。”
“as you wish.”

当对方从兜里掏出枪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答应wardo的事恐怕要失信了。
华丽的爆头,他还是更喜欢用冷兵器。

“真的你再这么搞下去我就不给你收拾了,嗯?”
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用力蹭着地上的血渍。
“是是是,wardo老妈子。”

“这是dustin。”

他不会比我好。

“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他是个卧底!天呐这是有多明显!”
“我相信mark。”男...

啧啧w

Marcoüller:

被这幅图笑到哭!
   
好多亮点数不过来哈哈哈!
   
照例心疼小蜘蛛!

© 白生 | Powered by LOFTER